陈泽森

别靠近我。

你让我怎么舍得。

狂欢后的落寞,暧昧后的长情

不知道该怎么开头,最近发生了好多事情,好的,坏的,惊喜的,难过的。每一种情绪似乎都不缺少,可当我此刻沉静下来,却觉得什么都没发生过。

像梦一样啊,真的。

我好像遇到了些人,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恰好,我感觉他好像也喜欢我。

那些人都很好,给了我这么多年从没经历过的归属感。就像现在,我想起当时一起排练的日子总是感觉很温暖。但奇怪的是,也像隔了漫长漫长的时光一样,我站在长河的这边,河面上有好大的雾,我踮脚使劲张望,却离我好远好远。

那个人也很好。很温柔,很爱笑。我喜欢上他是出于偶然,也可能是必然。他总说他不好,但他明明对我那么那么的好,好到让我产生我得到了被爱的幻觉。我受宠若惊,下意识...

我自杀过的,看不出吧。

妈妈常常会在耳边唠叨:你怎么不像你小时候那样了?

小时候?

抱歉我记不得了。

现在我能回忆起的最早的记忆不过是小学四五六年级被孤立的那几年。看吧,我真的一点儿都不好了。

我没去过医院,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大概能估算出来。初二就自杀过了,你说我什么时候得的。

瞒着周围人好久了。不对,我前几年就没主动说过,现在也只是半开玩笑的讲过这事。不过他们都当笑话啦,还好他们是当笑话了。

表面上还是嘻嘻哈哈的,可还是不招人喜欢啊。讨厌我的人那么多,我没有朋友,但我不孤独。

我活该。

越是被人注意越是想要消失。

去集训了才算明白自己是真的很垃圾。
遇到了很多画的超好看的同龄人,有些都已经是老福特上千粉的太太。可自己还什么都不是。
说过很多豪言壮语,可都是过眼云烟,转头就会忘掉。
悲伤不停蔓延,自信无处安放。
草稿本上写下的字句,是曾经遗落的梦想。
妈妈我不想让你失望,披荆斩棘就算一身的伤。
没人能帮你变得更好,失败再重来是最痛苦的煎熬。
凌晨两点半的作业,十来张的速写,早起换水贴纸已是日常。
我说过我想去考清华,嘲笑是大多数的回答。

有些东西,是再也得不到了的吧

有些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的吧

可我好想你们啊

今天最后一科英语提前交了卷,出来看见了好多初中同学,很多人的面孔已经不熟悉了,名字也往往只在嘴边打了个转儿就吞了回去。也可能是他们的变化太大了,毕竟都两年了。叫得出名字的意外的是之前没有很熟的但个人风格特别突出的,几乎是第一眼我就认出他来并下一秒叫出名字。
以前就看NBA打篮球的假小子留了长发,特别温柔特别绅士的男生还是会笑吟吟的听我说话,之前个子没我高还有点小胖的男孩子比我高了个头,我没能认出他来他还很伤心地一再确认“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还没打结束铃教学楼前警戒线还没撤,好多的人聚集在这儿,我和他们并排站着,大家围成个圈儿,他们互相聊着近期的事,或者考试的题目。我插不上嘴,可我就是觉得很难过...

等到我成年之后,我的生活会不会有趣点?

我也不期待太多啦,只是希望别再像我这么多年的人生一样黯淡无光。

无事寻欢作乐

物理使人头秃

1 / 7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