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他是十万光年外朝你飞奔而来的白马

太太一定很爱这个世界吧,不然怎么能写出这么温柔的句子❤

宫南先生:

·occ属于我


·勿转出lof勿上升真人


·名字还是瞎鸡巴取得


·请务必看到最后




 你们都是温柔至极的人啊,我爱你们






“黄衫,白马,烈酒,海啸。”


 


“都是你。没差”


 


 


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今天的他穿着一身白衣,刚刚的表演很卖力,他偷着急喘气,眼睛有点模糊。


 




他知道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在看着他,温柔的,深情的看着他。


 




不能倒。观众席上很多妹子拿着带有他名字的手幅,为他喊加油。上台前红花会的一群哥们喊着“黑怕不怕黑,这是红花会。”而那个站在不远处的人,吻了他。


 




细腻的,带着小心的亲上他的嘴唇。


 




嘴唇被侵占的那一刻,王昊觉得眼前的白曜隆是一句暗语,是一场劫难,是一只漂亮而又野蛮的动物,闯入了他的生活。


 




他们都不会浪漫,有时候说出一句偏向情话的语句都会觉得贼麻。


 




白曜隆带着害羞,轻轻离开了王昊的唇。王昊笑,低着头笑。


 




“嘿,你不能这么对我。”然后用力握住白曜隆的手,嘴唇欺了上来。


 




主持人报到了白曜隆的名字,没有悬念,这也根本不需要选,白曜隆的世界里除了王昊,就是别人。


 




他看到了,看到他提前伸出的双臂,看到了他把链子随意的丢在桶上,然后朝他走来。带着一身的柔情和爱慕。


 




“哥。”走到王昊面前的白曜隆笑着喊他,那是王昊露出的整场唯一发自内心的笑。他觉得白曜隆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好。


 




高高的身影抱住了王昊,王昊的头搭在白曜隆的肩膀上,听他在耳边说着话,然后在他耳边小声回复道“好啊。”


 




白曜隆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一步三回头,看他。TT问他“你说了什么,他那么开心。”白曜隆说不告诉你,那是他和他之间的秘密。


 




王昊身上可能生着一种特殊的物质,让他在人海中熠熠发光,好多人看见他,好多人爱着他,好多人围绕着他,可白曜隆并不为此难过,因为当这道追光消失后,只有他能找到他。


 




梦里很吵,他们在表演,唱着“黑怕不怕黑”,他和白曜隆对视笑着,很大声的唱出那句“我只操白富美。”台下躁动不安,有人喊白曜隆我要嫁给你。


 




白曜隆的表情看不清,梦里的他听完那句话用食指摆了摆,然后搂住身边的自己,说“这才是我的。”


 




可是突然白曜隆就不见了,只能看见他的背影,走的很快,身边是王昊不认识的人,白曜隆没有把王昊带着一起走。


 




从床上猛的坐起,窗外天还是黑的,床头柜上杯子里盛放的椰汁才喝了一半,白曜隆还在睡觉。


 




最近他的睡眠很差,梦里总是混乱,一整夜不睡然后第二天再一觉睡到下午,生物钟彻底乱掉。白曜隆总是带着心疼的眼光看他,然后陪着他一起把生物钟乱掉。


 




悄悄从床上起来,把床头柜上的椰汁喝了,不太甜。他想喝点酒。


 




冰箱里堆满了吃的,大部分都是白曜隆买的。他总是喜欢买很多东西把冰箱堆满,可是又不吃,王昊数落他浪费,他说“我那都是给你买的。”


 




没有开灯,他站在冰箱前,一股冷气扑面。


 




白曜隆习惯性的搂紧手臂,身边的人不在。“万万?”喊了一声,没有回应。白曜隆赶紧披上衣服下床去找王昊。


 




他看见王昊靠在水池边,冰箱开着,微弱的灯光照耀着这个人,像极了那年那道追光下的他。不管怎样,能看见他心就安了。






他在喝酒,啤酒被灌进胃里,他还皱眉打了个嗝,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白曜隆希望能看透王昊,又怕看透了不好。但每次看他这样心都会揪着疼。


 




他转了个身,在水池里洗手。


 




白曜隆轻声走近。温度的传来正好,抵挡了冰箱的冷气。“又做噩梦了?”王昊点点头,白曜隆抱着他的手臂收紧了一点,用手摸上他的额头,“我想你好。”


 




“我知道。”肩膀上的重量让王昊突然安心,挺好,身边有你,你没走。


 




白曜隆拥有一种本领,一种永远能够让王昊无处找落的时候,给他一个温暖的巢穴让他躲藏,只有白曜隆有,其他的王昊也不要。


 




手上是洗手液的泡沫,另外两只手交缠上来,握住了沾满泡沫的。放在水龙头下冲洗,王昊说“你陪我回趟家吧。”“好。”


 




只是说了那句话剩下的一切都是白曜隆安排的。






飞机上王昊有点累,又做了一个梦。梦里美妞朝他跑过来,妈妈在准备午饭,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他和白曜隆牵着手走进家门,“妈,我们回来了。”


 




母亲轻声“回来就好。”


 




白曜隆在帮母亲洗碗,自己陪父亲坐在沙发上说话,这是王昊要的生活。他不要那种能掀起腥风血雨的,他就要平平淡淡,安生的过剩下的所有日子。


 




晚上王昊和白曜隆带着美妞出门走走,白曜隆和美妞走在前面,他跟在身后。美妞跟人亲近,她第一次见到白曜隆就特别喜欢,尾巴摇的起劲,那个时候美妞应该就知道的吧,他们会成为一家人。


 




想起白曜隆牵着自己的手在母亲面前信誓旦旦的说“阿姨,我挺想给他个家的。”


 




“一个我和他的家。”


 




没有挣脱,没有反驳,手握的更紧,不是和父母作对,他想追求一次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


 




白曜隆在前面转身对他招手,“万万,快点啊。”


 




“来了。”


 




总是没有什么动机的去看你,却不偏不倚的撞进你的眼里。


 




他会魔法让你不甘平庸


 




他是十万光年外朝你飞奔而来的白马


 




那时是白曜隆第一次恋爱,老师告诉了家长,母亲被请去了学校。


 




白曜隆觉得自己没做错,一副高傲的样子。


 




事后,母亲告诉他“你啊,以后要是爱上一个人,一定要给他不一样的东西知道吗,礼物也好,脾气也好,只让他一个人看到的面孔也好,你得让他知道他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是无可替代的,这样子他才不会有遗憾。”


 




所以白曜隆把一切能给王昊的都给他,只要他要,他说“万万,我啥都给你,但你别爱那些,你爱我,你爱我就好。”


 




美妞走累了,他们原路返回,并肩走在一起。


 




路灯打在王昊身上,那年TT 问白曜隆你和王昊说了什么,他那么开心。


 




“万万,等一切结束,我们好好的过好余生,我陪你回家。我陪你看美妞。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王昊笑着在他耳边说“好啊。”


 




我花了很多年,很多年才走到他身边去,只为这条路能走的更久一点,所以,我不会回头。


 


 


 ---------------------------------------


 希望你能看到这,看到这段话。


 


以下的这些话是我希望你记住的。


 




我希望,不管你未来在做着什么工作,现在在念着什么书,那都是你的生活。不管你未来抱着一个男孩,还是一个女孩,那都是你的爱情。你应该是光明磊落的,是专注的,是深情的。


 




你不玩弄感情,不纠缠,不左顾右盼。你不对生活失去希望,你不讨厌自己。怎样都是坚定的,把花握在自己手里还是送给别人,被背叛还是被温柔相待。


 




你都能勇敢,勇敢的喜欢着那么一个人,像你这辈子第一次一样奋不顾身。


 




我不能见证你的每一个选择,但是我想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看你。你是个独立的个体,从来不屑于扮演别人理想里的角色,所以你想唱歌就唱歌,想喝酒就喝酒,想大口吃肉就大口吃肉。


 




你应该去撒野,去看看这个世界的所有美好,去看看你爱的人。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你要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海子。



评论
热度(92)
  1. 陈泽森宫南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一定很爱这个世界吧,不然怎么能写出这么温柔的句子❤
  2. 耶嘿嘿嘿宫南 转载了此文字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