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去他妈的微博老子就爱用lofter

哇哇哇哇看到这个真扎心,太太写得太好了,我们都要陪他熬过这段啊,他可是未来的巨星啊😭我愿意等到他毫不遮掩的发光的那天啊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老万刷lofter的设定
•老白是个lo主
•依旧OOC
=========
王昊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喜欢刷lofter。


王昊是靠中国有西瓜火起来的,虽然经过节目组的剪辑,让他看上去每天都嘻嘻哈哈的,但实际上王昊这个人挺沉的。


王昊有个cp叫白曜隆,其他实觉得白曜隆和他其他几个红花会的兄弟没什么两样,但是还是要感谢节目组,剪的好像他俩都快出柜了一样。


实际上并不是的,王昊知道白曜隆是比较黏自己,但是白曜隆也不像节目里剪的那样无时无刻不在自己身边转,白曜隆的世界里也不是说就只有嘻哈,老吴,GUCCI和他。


都说了王昊这个人私下里比较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白曜隆跟他讲话,他听着,然后回一个“恩”,或者被白曜隆逗的笑得像个傻逼一样。


节目播出一段时间之后,王昊由沉变成了丧。


太多的争议和恶意让王昊卸载了微博。


然后装上了lofter。


这是一个王昊所有兄弟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不行,“小秘密”这三个字显得娘了吧唧的。


王昊发现lofter和疯言疯语的微博不一样,lofter的tag里都特别干净,清一色的表白安慰和“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帅”,会让他有种很多人在撑着他的梦幻感。


王昊觉得她们眼里的自己很美好,美好到他都这么膨胀了还是被她们夸的有点儿不好意思。


甚至他猪蹄儿似的手也被夸的肉乎乎贼可爱。


你说王昊逃避现实也好,说他不负责任也罢,反正他现在可以说是沉迷lofter无法自拔。


“pgone”这个tag里有一个让王昊印象特别深的lo主,也是他lofter上唯一关注的lo主。


lo主的id是“万万的小小小小小牛角尖”。


王昊第一眼看,觉得她一定是个跟雏田一样可爱的妹子。


虽然后来证明王昊错了,但是还是有一些相似性的。


王昊第一次注意到这个lo主是他发微博dissGAI的时候。


其实那个时候就是脑子一热,加上微信上GAI不知悔改的语气,也没顾忌什么后果直接发了微博。


王昊那时还是太傻,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火了之后形势有多不一样,他依旧拿underground时的那一套解决问题,甚至觉得身边的人也都不会改变。


没想到本来对错分明高低立判的事,却在大众和水军嘴里变得模糊不清。


什么“不看人品只听歌”,什么“GAI就是真实”,什么“GAI这种从底层爬上来的人真的好不容易”。


王昊一度开始怀疑自己最开始认为的“做歌先做人”是错的。


就在王昊怀疑人生的时候,他看见了“万万的小小小小小牛角尖”发的一条博:


““中国风”不是无恶不作的理由,不了解真相的吃瓜群众被耍得团团转还觉得两面三刀才是真实,生活再怎么不易也不是扭曲三观的借口。


世界上傻逼这么多,只是万万以前知道的人少,没见过罢了,现在见过了也没必要老盯着那些傻逼,明明还有可爱的我们可以看嘛。”


恩,有理有据一针见血,而且看上去还挺可爱。


王昊偷偷给这条博点了个小心心。


再后来每一次遇到黑子王昊都会去看看这个小可爱的博。


比如什么:“欧美圈有些粉丝真可爱,先骂你蹭热度,发现在中国万万热度比万磁王高之后,就说你商用,发现商用是广告商的锅和万万没关系,就说你作品抄袭,发现抄袭是原作的错,万万也是受害者之后,就直接拿清空话题人身攻击万万了,有理智的欧美粉出来说两句公道话呢,就说人家是伪粉。


而那些真爱粉呢,自己欧美圈内要是有人骂正主,就一个个义愤填膺道义凛然,天天挂那些po主,一开始面对万万,就把粉丝行为上升正主做的比谁都彻底。


不过欧美圈好像还黑过鹿晗张杰甚至贾斯汀比伯什么,似乎到现在被黑的正主一个都没糊啊?”


王昊觉得这姑娘很有唱黑怕的潜质,battle的时候diss别人一定是一把好手。


其实红花会的homie也会安慰他,但是丁飞总跟个老妈子似的,他听不太进去。


虽然很感谢这个lo主缓解了他有些小小小小小的牛角尖,可她有一点儿让王昊不太喜欢。


她除了刷“pgone”和“红花会”的tag,她还是“百万cp”tag里的一个写手。


最让王昊心烦的是,由于她刷的太多,让王昊产生了一种好奇感,最后还就真的点开了这个tag。


然后他又关上了。


什么深夜飙车,什么ABO,什么各种play。


纵使王昊是个混迹二次元的资深宅,对腐女这种东西也不陌生,但是主角是自己都时候还是有些瑟瑟发抖。


更何况自己在里面还“嗯嗯啊啊”的。


这样想想“万万的小小小小小牛角尖”还不错,起码她从来不飙车,写的也不OOC。


为了表示支持,每次她更完王昊都会给她一个小心心。


不过有些时候王昊还是挺惊悚的,因为她写的有些情节跟王昊和白曜隆之间的事儿太像了。


比如说王昊生病的那几天,白曜隆半夜赶到他的酒店来看他。


她文里就是这么写的,而且她还写白曜隆趁自己没醒的时候偷亲自己。


看多了搞得王昊都觉得白曜隆真的偷亲过自己。


再比如,王昊和白曜隆排队买章鱼小丸子的时候,白曜隆会从后面搭着他的肩,把下巴放他头顶。


她文里也写过排队,不过是排队买故宫门票,本来王昊觉得挺正常一动作,她是这么写的:


“白曜隆从王昊身后揽着他,把下巴抵在他头上,王昊的头发很软,带着一股洗发水的清香,让白曜隆很想把脸埋进去。


但是这样太明显了,白曜隆只能装作自然的样子,按耐住心里的悸动。”


这么一写突然就变得gay里gay气的对不对?


王昊明白,小姑娘写东西难免偶像剧一点,但是从那以后白曜隆抱他时候,他还是会有那么一瓢瓢的不自在。


王昊偶尔会评论一两句。


有时候说情节太假,就会有人骂他ky,但是这个lo主竟然把骂他的评论全删掉了。


有时候王昊会评论说文笔好。其实评论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是因为她笔下的自己太完美了,会让王昊不太好意思,又不能用真正的身份去感谢她。


唯一一次让王昊连lofter都想卸掉的时候,是那次“飞叶子”的污蔑。


挺好笑的,那个时候王昊穷的连一碗黄焖鸡都要分成两顿饭吃,哪儿来的钱还飞叶子。


微博上炸翻了,lofter上点开却还是一片祥和,连提这件事的一个字都没有。


但王昊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他们在回避这件事。


他们回避,就证明他们害怕这是真的,他们也开始怀疑自己了。


王昊那个时候就觉得,信息时代,能有什么真情实感,都是坐在手机电脑前说些不负责任的话而已。


没有人欠你什么,也没有义务一直信任你。


粉丝也是最刻薄的存在,喜欢你的时候惊天动地,脱粉的时候理直气壮。用完你就扔,承诺完就跑。


王昊感受的支持无非是别人的茶余饭后的谈资和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红花会的哥儿几个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想接,约他出去谈心也不想动。


虽然知道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但是王昊就是习惯往最坏的情况去考虑。


就在王昊快淹死在自己的悲观里的时候,他lofter收到了一条艾特。


“他走到这一天,其实你们都脱不了责任。


hiphop现在挡了别人的道,分了别人的蛋糕,主流发疯的想把他和他代表的hiphop摁回地下,他是留着血、顶着刀枪箭雨给underground的rapper们开道。


你们可以逃,他不可以,他就是众矢之的,现在他站在风口浪尖,没有我们他就倒了。


我选择了他,我就只信他口中说出来的话。


@ 漩涡鸣人


——来自“万万的小小小小小牛角尖””


王昊不知道这个lo主为什么要艾特自己,但是他看到这条博在lofter上被疯转,热度一路飙升。


“你们尽管黑,脱粉算我输。”


“不扯皮不撕逼,安安静静陪着他。”


“连信他都做不到,我当初粉他干什么。”


“他亲口承认我就脱粉,他要不承认我就一直信他。”


王昊有点想哭,但是觉得自己太矫情了。


最后王昊只能没头没脑地私信lo主了一句:“谢谢。”


过了一会儿,lo主回复了。


“回头。”


王昊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转过头去,白曜隆就站在那里,笑得像个高压锅。


lo主本人果然和雏田一样可爱,只是不是个妹子。


白曜隆说:“老万对不起,你总是不听我们劝,我发现你刷lofter之后就想出了这么个笨办法。”


王昊苦笑着说:“我他妈早就该看出来的。”


白曜隆走上前去抱住他说:“我们都信你也都陪着你,你不要沉好不好?”


王昊反抱回去说:“谁沉了,这不还有你这个小粉丝呢吗?”


抱了好一会儿,白曜隆小心翼翼的开口:“老万,那个博里写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恩?”


“就连写的同人文也是实话。”


王昊拉开和白曜隆直接的距离,看着他的眼睛。


白曜隆眼神闪躲道:“如果你觉得...”


没等白曜隆说完,王昊抱着白曜隆的脑袋就亲了上去。


“我什么都不觉得,我就觉得你写东西贼麻。”


“一点儿都不麻。”白曜隆笑得像个傻子,“你在我眼里就是那么美好。”


——END——


这篇夹带私货有点儿多,在这里致个歉_(:з」∠)_

评论
热度(1282)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