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港岛情事

i like.

24:

*ooc ooc ooc


*01






    02.


  “咁多年唔见,点解你做这行。”




  白曜隆在脱口而出之后,忽然意识到这句话或许会给面前人带来难堪。




  事实似乎也确是如此。




  王昊帽檐下有一双闪躲的眼,他咬住唇角,睫毛轻轻颤。




  颤得好似一条猫尾,搔在白曜隆的心上,又酥又痒。




  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金丝边框眼镜,试图打破僵硬局面。










  好死不死,却有路边疯癫醉酒佬横冲直撞,一头扑在王昊身上,攀住他腰,笑嘻嘻捏他面颊。




  “同样嘅小朋友一齐有乜意思?”他斜眼睇对面乳臭未干个仔,又不忘将手滑进他宽大衣摆,“阿叔带你见一见世面。”




  王昊被包围而来酒精味熏得干呕,脑门青筋直跳。




  阿飞在那边握紧拳头,大喊:“稳住稳住!想想爸,想想妈,想想再也不用帮欧Sir订猪扒!”




  王昊咬咬牙,抬头冲白曜隆特有职业素养的一笑。




  他越笑,白曜隆越不爽。




  然而碍于多年未见,白曜隆还是存有那么点得在他国小白月光面前装得人模狗样稳重成熟的心思。




  “先来后到。”




  他抬手打掉那人胳膊,然后顺势一把搂住王昊肩膀,像许多年前一样。




  “今晚他是我的。”




  






  “你知卧底这种事,不仅是对体能,更是对心脑巨大考验。




  “咁多年,只一人完成任务。”




  王昊眨眨眼,“系边个?”




  欧Sir点点头,“我。”




  于是,好犀利的欧Sir原本制订了个好犀利的计划。




  






  红花会话事人邓伯年时已高,前些年便对外宣称金盆洗手,然而在廉政公署各位Sir眼中看来,此举不过掩人耳目,因而十几年来也并未放松对红花会一派系监察。果真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媳妇熬成婆。




  O记收来密报,邓伯膝下独子Brant.B将从海外留学归港,想必近来合胜和与14K为西海岸几块地皮针锋相对,红花会按捺不住,企图来分一杯羹。




  欧Sir线人打听道,小少爷抵港那日会同一班兄弟在此接风,红灯区鱼龙混杂,一干人等预备抽出西瓜刀佯作对家寻仇。




  “到时演一出英雄救匪,不包他不感动哇。”




  王昊举手,“欧Sir,我仲有个问题。”




  “讲。”




  “这个计划同我要扮鸭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扮过路的不可以吗?卖奶茶的不可以吗?




  这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卧底,欧Sir想。




  “当然,没有。”




  






  然而这样个Perfect计划就被白曜隆一句话改变走向。




  王昊是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成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要糖吃的傻仔,会有如此深的家庭背景。




  欧Sir自然也看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蹲在金杯车内抓耳挠腮。




  此时阿飞学生仔样举手发言。




  “Sir,我有个计划,起码能捞回老万条命。”




  欧Sir顿时眼睛一亮。




  阿飞刚想嘿嘿一笑,欧Sir抬手便打爆他后脑。




  “扑街。有PlanB不早讲!”










  三分钟后。




  出现在王昊和白曜隆面前是三步一癫,抖得比烂仔还烂的阿飞。




  王昊还没搞清楚状况,阿飞便上前一把拉住他手臂,扯得他一个踉跄,恶狠狠讲。




  “你今日赚几多!”




  王昊皱皱眉。




  阿飞又冲他挤眉弄眼。




  王昊会意。




  结结巴巴说,“冇,冇开工。”




  阿飞用方才在欧Sir那里借到的力拍向王昊后脑,白曜隆终于站不住了,侧身拦在他俩中间。




  “你哪位。”




  白曜隆要比他高上半头,有居高临下气势,阿飞被他震得忽然胆颤,却只能咽咽口水尽职尽责表演。




  “我同我马子讲话。”他冲他啐了一口,“干你叼事!”




  接着阿飞瞪他身后王昊一眼,点醒他,“同我返去。”




  王昊听话点头,乖乖要和他走,“哦,哦。”




  于是,站在一旁,金庸古龙和琼瑶都在加利福尼亚读得倒背如流的白小少爷,在那一刻,脑袋里迅速上演了一段曲折坎坷优等生痴心错付堕落红灯区。




  白曜隆沉默了两秒钟,上前拉住他的手腕。




  然后一脚踹向阿飞的小腹,挥拳打了上去。




  “我叼你老母。”


  




  


  后来根据王Sir退休后出版回忆录「我和至尊龙仔的一段情」里边记载:




  当晚当白曜隆拉住他的手,回抱他的时候,他经历了人生中一个极度难忘的时刻,他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但是在白小少爷的回忆录中,对于那一晚的描述又是另一个版本:




  当晚他英雄救美后,王昊热泪盈眶走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不过,根据华星茶餐厅老细回忆录「誓不低头——我与崩天小白龙对抗三十年」里面描述,其实情形是这样的:




  当晚很混乱,也不知是谁抱着谁,场面极度激烈,打完又打,抱完又抱,又抱又打,依依不舍,反正就是没完没了。




  阿飞:I am fine.Thank u.










  白曜隆拉住他的手跑过两道街区,跑到两人都体力不支,撑住膝盖气喘吁吁,仿佛想起某件共同往事,抬起头看着对方开始莫名其妙的大笑。




  白曜隆抬手蹭掉他鼻尖汗珠,“我送你回家。”




  王昊笑容僵在嘴角,他总不好带他回警员公寓,自投罗网。




  白曜隆见他犹豫,皱眉问,“不方便吗。”




  王昊尴尬的笑了笑,“没,没有。”










  王昊并不熟悉这片地方,将白曜隆愈领愈偏。红蓝塑料遮盖简易棚架下,堆积散发腐烂恶臭垃圾,晾衣杆上蕾丝内衣正在滴水,一栋栋握手楼第彼此挨挤,不见天日。




  白曜隆感觉自己似乎知晓他刚刚犹豫与尴尬的缘由。




  “娟姨仍同你住在一起吗。”




  白曜隆尝试缓和气氛。




  “她不在了。”




  她在家里和三姑打马吊。




  王昊吞咽下后面半句,他想怎么理解就看你自己,果然,年轻人领悟得很快。




  他看见白曜隆一脸不知所措表情,“抱歉。”




  王昊大人大量,拍拍他肩,“没事,我一人已习惯。”




  走至拐角,王昊顿住脚步,抬手随意一指。




  “我就喺前面那栋。”




  白曜隆看着他翘起嘴角与身后密密麻麻窗口,感觉喉咙一阵酸涩。




  走出两步又回身抱住他,他将下巴搭上他的肩膀,有温热鼻息碰触他的耳朵。




  “联络我。”










  今夜头顶的月色很美。




  他是什么时候长得比我还要高的呢。




  王昊想。










——TBC




==============






谢谢你们听我扯狗血耶。




上中下好像讲不完 于是变成123 十分随意。







评论
热度(185)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