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假如你们是恋人(假如你们是炮友番外篇)

帝国小王子William:

假如你们是炮友番外篇


爱你们每个人





1.


白曜隆从浴室出来看见的就是王昊那张被电脑屏幕映衬的煞白的脸,心里泛起一丝丝难受,脱下袍子扔在椅子上,掀开被子躺下去,没枕到枕头,一下子扯到了脖子后面那根筋,他疼得喊了一声,接着王昊被吓得也一哆嗦,扔了电脑,砸在白曜隆的后背上。




特别痛,外星人那么重,边角磕在后背上真的不好受,白曜隆对着王昊生不起气来,也只是抬眼看了他,开了句玩笑。




对方抿着嘴,特委屈的模样。




白曜隆当时特别想刮一下他的鼻子然后碰碰他的嘴唇,但是没那么做。




毕竟,他们只是炮友。





2.


白曜隆喜欢逛街,没人陪他,便总拉着王昊去。那时候出门没人围没人堵,他俩能慢悠悠的在街上走,有时候是白曜隆开车,但车技不好,大部分是王昊开车,开白曜隆的车。




挑中那款戒指的时候,他俩才刚刚开始炮友关系,王昊看着玻璃柜里的钉子戒指,站在那儿看了很久,白曜隆买中手环后,指着两个戒指对导购小姐说一起算,王昊闻声回头看他,白曜隆笑着看他还带着惊讶的眼睛,和上下翻动的睫毛。




他们有了第一对同款戒指,名字特别好听,钉住爱人心。




“这名字太露骨了,咱俩戴着人家看见会误会咱们是同性恋哦。”王昊转着食指上的戒指,把玩着对对面坐着的白曜隆说,又撒娇似的趴在他身上继续拨弄戒指。




白曜隆下意识的搂过他的腰,也看着自己食指上的戒指,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没事啊,他们误会他们的,我们戴我们的。”




“先说明白,我们是以朋友关系买的这戒指。”王昊从白曜隆身上站起来,一本正经的说着,放下这句话便走了,关上了卧室的门。




没关系啊,朋友就朋友吧。




白曜隆低下头摸了摸钉子戒指,突然觉得这戒指有点丑。




3.



那时候参加节目,白曜隆不喜欢被大部分女生窥视觊觎的王昊,时常不分时间的想打炮,他们在后台一起玩闹的时候很多,所有人聚在一起,适逢VAVA说喜欢王昊,白曜隆在离着十米的距离还是听见了,瞥了一眼两个人,没说话,坐在位子上玩手机。




不一会儿王昊走过来用膝盖碰了下他的大腿,眼神示意他跟我走。




刚拐进卫生间,白曜隆便锁死了门,一把拽着王昊拖进了隔间,推着他坐在马桶上,解开腰带俯视睁大眼睛看他的王昊。



王昊的嘴说唱灵活可是口活不太熟练,吞吐着几下白曜隆越来越硬一点也没有释放的意思,他按着王昊的后脑勺用力往喉咙里顶了一下,眼睛都红了,几轮过后白曜隆终于射在王昊嘴里,对方尽数咽进了肚子里,白曜隆捏着王昊的下巴把他拽起来,跪姿令他腿脚麻痹,白曜隆扶着他,按在洗手台上后入他。




王昊的叫床声特别软,尾音会拐,格外的痒。




4.



录制的第一个月,他们一直住在北京,节目组提供的房间规格很大,白曜隆会在凌晨一点多去王昊房间。




敲门的时候白曜隆正跟王昊打着晨间炮,两个人都骂着祖宗奶奶十八辈,白曜隆裹着浴巾刚想开门,看猫眼里是扛着摄像机的节目组。




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很强烈,王昊决定给VAVA打电话,一番短暂的解释后,她表示一杯星冰乐成交。




白曜隆在节目组进VAVA房间时,手里抱着自己的衣服光脚以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速度跑回了自己房间。




王昊把沾满液体的床单扯下来扔进了衣物篓,把被子整整齐齐的铺好,顺便收拾了屋子,瞥见地上白曜隆的内裤后,给他打了个电话。




“你穿错内裤了,你屁股上那条是我的。”




“怪不得我觉着这么勒人呢。”




“我吃柠檬。”




“啥?柠檬多酸啊,下午咱上街我给你买芒果吃。”




我吃柠檬,wcnm,我—操—你—妈。”




5.



在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后,他们要去美国演出了。




录音棚里录好新专辑后,王昊过来拨撩白曜隆,在水到渠成你情我愿的一场性—爱后,响起了一阵咳嗽声。




李京泽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饶有趣味的看两个脸红成猴子屁股的人,他在王昊要开口前抬起手示意对方闭嘴。




“我就一句话,所以老万,busy man 里面那些骚叫,原来是真的哦。”撂下这么一句,就潇洒走掉了。




白曜隆慢慢回忆起这首歌。




王昊一把捂住他的嘴,一口咬在他的喉结上。





6.



要飞前的那个晚上,他没碰王昊,李京泽上次的口误还是个事儿,他俩静静地躺在黑夜中,互相背对着对方。被子跟衣物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着,但没有人开口。




白曜隆心事有很多,包括刚认识王昊的时候就脱口而出哥我超崇拜你。觉得自己没出息,在喜欢的人面前这么容易就痴汉,是他最大的缺点。可是王昊似乎不喜欢他,对他总冷冰冰的。




所以凡事都是白曜隆在主动,他也以为是自己一厢情愿。




能跟王昊做炮友,大概是他这辈子都没想过的事。





7.




于是他在这个夜里做了一个决定,等演出结束后,他想跟王昊在一起,真正的在一起。




8.




演出特别顺利,比想象中的更加,白曜隆脱了衣服一直乱蹦,被泼了水也不躲,跑到王昊面前耍宝,被对方笑着骂傻子。




9.




白曜隆有个表哥住在洛杉矶,早年出柜跟家里闹翻,跑来美国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他们已经结婚了,代孕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他在演出结束后没有立刻跟着王昊回去,而是去找了他表哥。




10.




“现在你可能还觉得,我还年轻我还有时间,爱这种东西,迟些也可以。可是你得知道,爱情不等人的,有时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从第一眼就喜欢他,那你要问自己,你喜欢上的究竟是这个人还是这张脸。如果真的是这个人,那么就放开架子去追他,你就在这世上活这一遭,下辈子这种事我们不确定,所以你为什么不趁还年轻,为爱拼一把?你不追,怎么知道不成呢?”





“你知道我以前大学的时候,爱上我舍友了,他跟我关系是全宿舍最好的,我们一块儿打游戏一块儿刷课一块儿去参加社会实践,我们关系好到我们班女生说我俩是两口子。我知道他不喜欢男生,所以我没跟他说过我喜欢他,等到大学毕业最后一次吃饭,我都没说,只是告诉他我以后可能要去美国,他说那有缘再见。”




“我是直到来了美国的第三年,才知道他也喜欢过我。那时有个女生跟他表白,他拒绝了,那姑娘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他说是,姑娘又问他是谁,哪个系的女生,他说都不是。”




“这个姑娘告诉我,在我喝醉的那天晚上,她看见他偷亲我。”




“所以小白,你一定得,趁现在还年轻,还跟他相处着,告诉他。”




“别像我一样。”




11.



白曜隆订了一对戒指,写好了一堆话给蒂凡尼前台,说希望在中秋节那天寄到他跟王昊的公寓里去。




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笑着说好呀,请问对寄件有什么要求吗?




白曜隆想了想,那天可能他会把王昊接去家里跟自己的父母一起吃团圆饭。




“晚上寄吧,最好是十点到十一点,务必寄到人手里。”




“好的,没问题先生。”





12.




他挂了电话后便上了飞机,坐在位子上有些小雀跃,看着窗外的白云,笑得很灿烂,像这天气。




突然的颠簸令他紧张,广播说遇到气流,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扶好座椅的扶手,马上就会过去。




在短暂的颠簸后一切回归平静,白曜隆舒了口气,打开了飞机座椅上的杂志。




蒂凡尼的Will you广告还在封底登着。




强烈的摇晃开始,并伴随着燃烧的声音,在白曜隆看见侧翼着火后的那瞬间,他担心是不是永远也没法告诉王昊自己喜欢他了。




那火焰来的特别突然。




不对,不是喜欢,是爱。






完结.




评论
热度(377)
  1. 一四五🎃 转载了此文字
  2. 🎃帝国小王子William 转载了此文字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