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这么多年

太太我爱你

宫南先生:


我想一直陪你们
你们愿意看我就会一直写
承蒙喜欢







记得第一次见到白曜隆是在酒桌上,当时刘嘉裕和李京泽带着一个人进包厢,他伸出手要和你握手。



你当时坐着,微微抬起头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着,轻声回答你。



他很爱笑,坐在李京泽身边一口一个师傅,喊的李京泽摸了摸他的头。



你当时觉得这个男孩子还挺会来事。他给你留下的印象有点狂妄,他不说话的时候嘴唇微微张开,让人想要亲下去。



15年你干一票拿了冠军,你们一起上台表演。他给了你一瓶已经打开的矿泉水,说你真厉害。



你轻声说“谢谢。”



前几天,你趴在他腿上睡觉,他把椰汁给你,已经打开好了的,直接喝就行。



你轻声说“谢谢。”



17那年,你上了一个节目,你在节目上得了冠军。你没有哭,却看见他红了眼眶,你说他傻,他说他太为你高兴了。



也就是在那一刻,你接受了他。



你们牵起了手,再也没有放开过。



好多年过去,每到那个日子,你还是会心动。



2021年的平安夜,你们伴着纷飞大雪,你们牵手在雪中,穿着正式的西装,人生第一次。



你们结婚了。








2019年的时候,你突然焦虑症变得严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伤害自己。



手臂上是被你用烟头烫出来的印子。



你不给他进房间,你骂他,你打他,你说他特别坏。



他也不气,还是每天蹲在你房间门口,给你读童话故事。



给你说好多好多的童话故事。



他告诉你“你得好起来。童话里说,最后能得到没好结局的,都是极好的人,你得成为那样的人。”



你气,你问他“要是我好不起来,我就不能有好的结局了?”



“怎么会,你会好不起来。”然后你听他轻声默默的说“你想要什么结局我都给你。只要你别离开我。”



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照顾你,宽纵你。人生能有多少个六年,你和他最青春的六年都给了对方。



在十几岁的时候对未来的人生有规划,而如今,他抱你在怀里,你已经拥有了百分之九十年少时想要的生活。



霜降的天气,你穿着一件单衣坐在工作室写歌,他悄悄进来给你披外套。



那年,他在后台在你耳边说“万万,要是得了冠军,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搭伙过日子的那种在一起。”



你们常一起走很远的路,当年没想过一生有多长。



但你们仍旧在一起。







他在你这里,永远是自由的。他可以自由地选择做什么,你永远都支持他,认同他,他做错任何事,你都不会怪他。



而你发现,他从未去追逐自由。



他在你这里就是最好的白曜隆。



月初的时候,你和他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因为排片的原因,你们选择了一部青春电影。



看完电影,你们并肩走着,一句话不说。



突然他问你“万万,你要是回到校园那个时候,你会做什么?”



你想了想,“大概还是会退学吧。”



他啊了一声,连忙问你为什么。



“不退学,哪能遇上你。”你总是把这些事情和他联系起来,什么都能拐个弯想到他。



“你呢?”



他说“我不要回去那个时候,那里没你,我不要。”



我得坚守着,遇见你,爱上你。



怀念春天的樱花,以及赏花时你的眉眼含笑。







在机场,人很多,你还生着病头昏昏沉沉的。



感受到手被人牵住,带着熟悉的温度和力气,你回握,不松开。



他不经意的回头和你说“别走丢了。”



你愣了愣,被着寻常不过的几个字弄得恍惚。行李由他拿着,你就光个人被他牵着走,不用想去哪里,不用怕人声鼎沸的环境。



只要跟着他,就是对的。



忽然间,你想起那次下楼买烟,突然下起了大雨,你只好躲在屋檐下等雨小。



却看到了他在雨中的身影,他没打伞,脚步很急。



雨很大,你声音提高盖过雨声“你怎么出来了!还不带伞!”



他拍拍衣服“我看你好久没回来,我担心你。”



大雨中,你们俩跑着,他的外套被你举在头顶,那时你觉得你很会这样一直下去,同甘共苦。







他昨夜熬夜开车,睡得很深。你的手和他还牵着,你觉得手指酸,便松开把手缩成拳头躲在他的手心里,他原本松开的手掌自然的稍微用力地握住你的手。



他说他其实不喜欢白色。



你原本有很多白色的衣服,那段时间你脑子很乱,只想干净的颜色。



“你不喜欢白色啊。”



他说“因为那是你。”



因为,那是你。所以怎样都好,再不喜欢的都是好的。



同你说的每一句话,共用的每一餐饭,共行的一程又一程,共度的一夜又一夜,这一切在你心里留下的印记,才是最踏实拥有的。



世上再多的功名利禄,都抵不过这份踏实。



“你要对他好,他过去的日子过的不安生,他有期盼过好的日子,那是他期盼过的。”婚礼上,你妈妈对他哭着说这段话。



爱一个人,是和他在一起,做任何看似平凡的事,都是乐趣,我们不需要多富有,只要能伸手拥抱的距离就足矣。







他出门有事,你还在睡觉。



可他又匆匆回来,你靠在床上刷微博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忘带东西了。



他找了一下,找到了戒指。“昨晚摘下来了,我得戴着。”



某天晚上,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生气,对他发火,你一直在那发泄情绪,他只是静静不说话。



过后,你安静下来,他低柔的说“刚才看你在那说话,背对着我,你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我心疼。”



你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你说“我得好起来,不能丧,我连男朋友都是最好的。”







因为通告,你们得分隔两地。



你收拾着行李叮嘱他在那边得照顾自己。他长时间不说话,只是在听,慢慢地走过你身边,站立着,伸手环住你的肩,低下头。



你知道他舍不得,你便不再说话了。



他开车送你去机场,你说不用,几个小时的车程,他昨晚又没睡好,你怕他出事。



他说不行,他得陪你。



即使你已经独挡一面,在他那里,还是不放心。



你笑着说“没事,再说我不在你身边,你不就自由了嘛”



他嘴一撇,“自由是,和你在一起。”



“你不在我身边,哪里来的自由。”



他还是陪你去了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不能进去了,你站在安检口回头看他,他挥着手,说一路安好。



“好。”







你总是心情不好。



没办法,你就是这样的人,喜欢把事情闷在心里。



“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一定很不开心吧。”



他摇摇头。



“没有我,你会不会过的更好?”



他摇头,抓着你的肩膀,红着眼眶。



“你别试图杀死自己,我一旦发现你有这样的举动,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死在你前面。把这世上一切的负担和责任留给你,你别想丢给我,想都别想。”



多少个无尽的黑暗,他都在鼓励你,要你好好活下去。



——“心沉。”



——“我陪你打小怪兽。”



他眼睛明亮,眼里全是你。







你觉得你以后得墓志铭会这么写。



你是多少年多少月多少天,你爱着一个叫白曜隆的人,只做这一件事。而到今天是第几年,第几个年头。



他做梦梦见你和别人在一起了,看都不看他一眼,他醒来生你气。



你说什么都不搭理你。



你觉得可笑,也不找他说话。你写歌,戴着耳机。



过了会他走进房间,“万万,喝椰汁吗。”



你坏,你总是拿他的弱点开玩笑。



你在这世上,他才会在这世上。



你在世上一日,他岂敢少一时。



他做什么事总是喜欢拉着你一起,眯着眼睛笑着说“万万,一起去吧。”



这些年一直如此,哪怕天天如此,可在一起的时间总是不想分开片刻。







半夜你难受睡不着,他开着车到你去一个山顶看日出。



你们躺在车子的引擎盖上,就这么望着天空的浩瀚星海,直到天渐渐泛白,知道日出的那一刻。



随着年龄的增大,你喜欢做一些特别的事情,他会在一旁陪着你。



和他开车回去的路上,前面有个骑自行车的姑娘,在马路中间歪七扭八的骑着,他按了一下喇叭。



你看那个姑娘差点被其他车撞到心里一吓。



你开车门赶紧下车,你把姑娘拉到路边,给她一瓶水,陪她断断续续的聊了会天。



他就靠在车边,看你。



你等那个姑娘清醒了一些才让她走。



起身,回头看他靠在车边抽烟静静等你,你走过去,他张开双臂抱住你。



“我看你坐在那和另一个姑娘聊天,一瞬间,我有点嫉妒我自己。”



“嫉妒什么。”



“我竟能你在一起,和这么好的你在一起。”



是他教会你如何在世间温柔自处。



你愿给他此生最好,纵然一无所有。








今天是王昊和白曜隆相恋的整整十年。



十年前的今天,他来到你的身边,亲口告诉你他喜欢你。那时候,你觉得他胆子真大。



虽然他有缺点,但是白先生始终你最爱的人。



他要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其他人爱慕他。后来你想,大概他喜欢你就是因为那时你不喜欢他,那时你冷冷清清,他觉得心疼,又志在必得。



那时的他真的好看。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眼睛狭长干净,他像海豚一样温暖。



他看你的眼神,想拥有你的样子,就像孩子看喜欢的玩具一样清澈透明。



你很感激他,感激他这么多年一直珍视你,尊重你,一句重话都不舍得和你说。







你爱上一个端良的人。




你便开始想对全世界温柔。



从伤春悲秋,迷恋黄昏,变成风花雪月,向往日出。他让你的爱,愈加博大,宽厚。




即使将来有一天,你们没有在一起。他教会你的那些东西也够你度过余生,不再悲伤。



生命是自由的。



你知道爱情不能当饭,但是你宁愿饿死在他怀里。







爱上你之后,我许愿都是希望我能活长一点。



我想多陪你好久好久。

评论
热度(103)
  1. Holygril宫南 转载了此文字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