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阳光和你

椰奶君:



白曜隆X王昊

中篇一发完
借梗现实
OOC难免
除名字皆脑补
前面部分可以与《偷看》配合食用,算是老白视角








*


00

我喜欢加州的阳光,更喜欢你。

01

白曜隆人缘很好。
别人说和白曜隆相处让人开心——没办法,他小时候虎头虎脑,笑起来仿佛小太阳,要是犯了错误,眉头一皱摆开要哭的架势,谁见了都心疼。他周围欢笑居多,但事实上,白曜隆的快乐是给自己的。

他身在不凡的家庭,看惯了外人的讨好和表里不一。但他没有什么富二代的毛病,相反人际关系上他心如明镜。

02

白曜隆在加州住过一个月。
当时他本来和几个朋友准备在美国随意周游一圈,只是光光到第二站加州,白曜隆就不准备走了。别人从西海岸飞去了东边,他偏生等到他们又飞回西边准备回国的时候才一起动身离开。

他喜欢太阳。

他走在街上就能感觉到细碎的阳光打开他身上每一个毛孔,白天与他擦肩而过的高挑姑娘穿着bralette和节约布料的罩衫,甚至夜晚bar里舞动的金发男孩身上的香水里都掺杂着一点点阳光的味道。

03

白曜隆看似随意,但前18年的生活整体规规矩矩,性··事方面干净如白纸。他年轻体壮,脑里虽少不了黄··色废料,但是正如他在两年当兵期间表现优异,他擅长控制自己。
他心里有个小本本,排第一位的理想是“和她在Santa Monica的海滩上做··爱”。

04

喜欢上王昊他没有半点纠结。
当他意识到自己面对王昊,前十八年的规矩都可以不作数的时候,他就确定了结论。

05

回想起来,他无比庆幸自己遇到了李京泽,特别感谢当时李京泽发现自己在battle的时候心里只有peace and love之后,还是推荐弹壳把自己揽入红花会旗下。当然,不仅是知遇之恩,毕竟因为李京泽,他才有机会认识王昊。

他佩服王昊battle的技巧,把他所有的视频看了个遍,他喜欢战场上那个锋芒毕露的男孩子。但是当他渐渐熟悉现实生活中王昊,两部分合并起来,王昊变成他爱的王昊。

白曜隆记得自己第一次和王昊说话,便发自内心表达了对他说唱的喜爱。那时王昊从帽檐下抬起眼看着他。他没看懂那双大眼里说的东西。便急急地回望了回去。然后王昊就移开了视线。

白曜隆不是好奇的人,但他却想看清王昊眼里的东西

06

丁飞说李京泽给红花会找了个帅气的保姆。
白曜隆第一天去工作室,就把双开门冰箱里塞满了健康食品,又做了一顿晚饭。

饭桌上他眼珠一转就大概看懂了几个老爷们儿的喜恶——除了王昊,其他人都不挑食。

王昊看起来吃得很慢,因为每夹一筷子,他或是要慢悠悠地挑掉所有的葱,或是要努力地去掉番茄上面的皮。
白曜隆觉得很有趣:一个在舞台上如此气势汹汹的男孩子,生活里有这样的小细节。

他看的太入神了,导致晚饭没有吃饱,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一桌子的大老爷们儿已经严格遵守了光盘行动。
晚上十一点,他痛苦地违反了自己八点后不进食的规矩,纠结地造了一罐酸奶。
虽然还是很饿,白曜隆觉得自己不能再吃了。结果出来扔酸奶盒的时候,发现了踢踏着拖鞋在冰箱里翻翻捡捡的王昊。

爸妈从小让他少管闲事,白曜隆一直做得很好。
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开始煎这块牛排。
他阻止了王昊寻找方便面的手,在王昊的注视下在十一点多煎起了牛排。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着冰箱门上的王昊,忽然想到自己理想生活的小本本上的一条:

“在恋人的注视下做饭给他吃。”

他觉得王昊晚饭吃了不少,便借口自己也肚子饿了,给一大块牛排切掉了一小部分。白曜隆保证,王昊在看到自己的食物少了一部分的时候咽了一口口水,有些不满地瞟了他一眼。
他看着王昊一小口一小口吃完了牛排。白曜隆吃得快,便和他讲了自己服兵役的事情。他看到王昊因为他讲的一些事情眼睛露出弧度,就有些忍不住继续讲下去。
他洗碗的时候本来想让王昊先回去休息,却不知为何没有开口。王昊就在他身边接过自己洗好的盘子,放进了柜子。

07

白曜隆从来没有怕过什么。第一次和红花会上台表演结束后,台下就开始疯狂地叫他的名字。弹壳丁飞几位老人也对他的表现很满意,他开心地道谢却急着去找王昊的眼睛。
王昊没有表扬他什么,却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抬起头看他,对他说我们一起做一首歌。

白曜隆在心里听到了烟花炸裂的声音:他从不掩饰自己的开心,便在脸上炸出了笑容。但话说出口却是让王昊慢慢来。

这句话让他后悔了。

王昊在那次演出之后把自己关进了西安的家,白曜隆第一次见到焦躁症发作的王昊——一个红花会还没找到答案的问题。白曜隆听红花会众人讲过王昊的焦躁症,却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真正表现出孤独脆弱的王昊。
白曜隆很聪明,他和王昊相处了一段时间他知道王昊多敏感多需要人小心翼翼地哄着——他也乐意做这个哄人的人,但他也清楚焦躁症不能靠硬着去干涉来解决。
他每天早出晚归,把王昊点的乱七八糟的外卖全都换成自己做的健康食品。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王昊会知道这是自己弄的,又忍不住想象王昊吃那些东西的时候会有怎样的表情。

08

一周之后,白曜隆醒来的时候八点零三,他定的六点的闹钟没有叫醒他,正当他手忙脚乱地套裤子的时候王昊推门进来,瞄了一眼白曜隆的裤子里一闪而过的白大腿一屁股坐在他床上说一起去吃饭。
白曜隆笑了,他知道王昊在这样告诉他:

“我知道是你。”

他拿起手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闹钟没有响过,应该是被关掉了。

09

白曜隆没想到王昊会给他一件件讲自己过去的事情。
当天晚上,在王昊西安的家里,白曜隆倒了两杯啤酒,但他们都一口没喝。

最后王昊从电脑里找出一首尚未命名的曲子放给他听,白曜隆听着王昊哼着“Can you feel it”,他搂住了王昊的肩膀,在心里回答:“yeah,I can.”

白曜隆不需要酒精来给自己选择的勇气,王昊激发了他所有的保护欲和占有欲。他想和王昊一起分担所有正面和负面的情绪,并且把自己所有的快乐都分享给他。他深刻地体会到当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的信任和依赖是最好的回应。

10

白曜隆写《地平线》的歌词只花了3个小时,却修修补补改了3个礼拜。Mai一次次收到白曜隆的新版本气得想打人。白曜隆嗤嗤笑着给Mai端茶送水,说:
“毕竟是第一次单独和万万合作,我要做最好的。”
Mai听到后不和白曜隆说了,干脆去找丁飞:
“小白和老万两个人一个人改10遍,你付我二十倍工资吧。”

11

白曜隆很高兴,王昊开始偶尔对他耍点小脾气了。比如有的时候白曜隆买给王昊的衣服王昊觉得自己穿起来显得比白曜隆腿短。

白曜隆以前很少帮人买东西,他觉得吃力不讨好。但是自从身边多了王昊之后他去逛专柜挑衣服的时候,脑子里都是王昊穿着他们的模样。结果王昊太好看,所以他一般一样东西买两件。
王昊送过他耳钉,他仔仔细细在床头柜里搁着,但是过年时候送的那条Givenchy的腰带让他脑里的剧场敲锣打鼓——王昊应该知道送男人腰带是什么意思,这么直白的嘛?
他在过年独自回家的时候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想了告白这件事情。

确认自己喜欢王昊很简单,这是一个人的事;但是坦白,是两个人的事情。

他看着腰带,觉得也许快到时候了。
但看到王昊对自己抱怨亲戚又在劝他安定下来找个姑娘后,白曜隆有点担心那个时候不会来了。

12

过年回来,天气渐渐转热,白曜隆第一次在演出上脱了衣服。
他被弹壳摸着,眼睛却找着王昊。他有些期待王昊在大庭广众下看到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反应。他一下没有看到便回过头去看观众,殊不知王昊在背后偷偷摸摸伸了一下手。

他是在表演后才在视频里看到王昊的动作的。白曜隆止住冲动直接去找王昊脱给他,一直攒到下一次表演大大方方地站到王昊前面,张开双臂给他摸——在王昊说完“裤子脱了”后一张有点红的脸前面。那天王昊穿得像个好学生,白曜隆在墨镜下肆无忌惮地看着,把这样的王昊仔仔细细装进心里。

13

白曜隆一直偷偷摸摸看微博上偶尔出现的几个“百万”的图片,有一天却不小心手滑点赞。他觉得取消赞有点欲盖弥彰,相反他忐忑地期待王昊看到他赞的内容会有啥反应。
那条微博白曜隆看了都脸红,谁知道几分钟之后王昊上了微博,BIAJI给这条微博也来了个赞。
白曜隆觉得自己高中毕业的语文阅读理解能力做不了这一题。

那时候他们粉丝还少,微博下面就勉勉强强几十个刷刷西皮的姑娘,一段时间后便仿佛无事发生过。

14


他们俩参加录制了某综艺节目。
说实话,在镜头下面他们反而话变少了——毕竟要播给13亿中国人看的东西里面总不能夹杂着他们平时说的夹杂着黄••色废料的话题。然而节目组的剪辑和戏精导演组的炒作让“百万cp”火的令人奇怪。
白曜隆其实不怎么刷微博,他知道这事情失去控制还是丁飞告诉他的。丁飞还告诉白曜隆王昊说他不喜欢被刷西皮的感觉。

他打开微博评论,发现那些其实经常在他和王昊之间发生的动作,在别人眼里已经超过了直男的概念。
他仿佛看到了那道阅读理解题的答案,不敢轻举妄动了。二十年来,白曜隆第一次这么害怕失去一样东西。

15

白曜隆在表面上配合王昊的“避嫌”。实际上却忍不住给王昊更多关心。王昊才23岁,却不得不背负整个红花会的责任。
白曜隆被淘汰的时候,他最难过的是要留王昊一个人厮杀。
他通告也很满,基本不在王昊身边。于是每天听着王昊在微信上对自己说“我还好,没事儿”,却看着微博上爆发出来王昊一次比一次严重的困境。

16

白曜隆抱过王昊无数次,或长或短,或出于开心,或因为难过。
决赛投票环节时,他把那根带来名和损的金链子丢下后一把抱住王昊。他感受到了王昊的安心和委屈,他说不出为什么,但是他感受到了
王昊整个身体向他倾斜,他舍不得松手。这一刻满世喧嚣嘈杂与他们无关。

“无论结果如何,从第一期开始,你就是我心中的冠军。”

他微微侧头,在王昊耳边呢喃。
然后他松开了王昊,他怕王昊会哭。

17

白曜隆其实得了重感冒,但是一个人执著地在休息室趴到三点。
王昊进来的时候他马上清醒了,他恭喜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把抱住。他感觉两人之间有种特别的情绪即将喷薄而出。他听到王昊的那声“老白”时紧张到难以呼吸。

“老白,你介意吗?”

白曜隆确定自己不会理解错王昊的意思。几个月来他一直不确定,但是真到这个时候,他确定极了。他没想到迈出第一步的人的不是他,他想到自己纠结时的痛苦,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非但不介意而且愿意到发疯的情感,一时间千言万语喷薄而出,却奈何只能说一个句子。

“万万,你继续一直照顾我好吗?”

他感受到王昊在他肩窝里点头,他笑了。

他知道王昊哭了。

18

节目整个结束对于两人来说是双重意义上的新的篇章。第二天早上两人见面一对视便是粉红的笑意。
他们没打算对红花会的兄弟隐瞒,第二天聚餐就坦白了。众人沉默后是真心诚意的祝福,弹壳特别真诚的说:

“其实你俩以前除了没在我们面前亲嘴,跟我和你嫂子没什么区别。”

丁飞想了一会儿说:

“那你们俩领一份工资你看成吗?”

19

白曜隆和王昊知道红花会这边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他们没想到名气带来的副作用会如此刺骨。

白曜隆从背后搂着王昊,抓着他的手长摁了微博的图标把他删除了。
“哎。”王昊轻轻叹了一口气:
“老白,你相信我吗?”
白曜隆把王昊转过来,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王昊的额头:
“万万,我信。”

20
王昊把白曜隆摁在床上跨坐到了他身上,微微下蹭吻住了白曜隆的嘴。
白曜隆听见湿漉漉的亲吻声中王昊呢喃着:

“老白,我想要你。”

白曜隆无数次幻想过无数种王昊在床上的样子,但是现实中这个比任何一个想象更加让他着迷。

21
除了那天晚上的“我信”,白曜隆没有对王昊身边的破事说太多,只是每天开开心心地和王昊过日子。但在美国巡演前,白曜隆赶着录了一首广告曲,王昊去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飞机上了。
白曜隆在写的时候没有意识到,但是当王昊在飞机上靠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唱出一句句歌词的时候,他有些害羞了:

“别去在意那些人的目光,你应该活出自己的模样”

白曜隆承认他接到这个广告邀请的时候心无旁骛,心里只有王昊。他看着自己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和产品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歌词,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但是,他唇上忽然多了软软的触觉,白曜隆感到王昊把他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他抬起胳膊扶着王昊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

22

白曜隆很高兴,因为王昊看起来很高兴。
白曜隆关于理想生活的小本本里有无数条关于加州,而现在他就和最重要的他一起踏在加州的土壤上。白曜隆看到王昊淡定自若地穿上和他一样的白色卫衣的时候,他觉得现在就是理想生活了。

23

白曜隆知道粉丝很好奇唱rocket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part结束之后,王昊就这么慵懒的晃到他身边。
白曜隆不由自主低下头便听到王昊耳语:

“老白,你真的帅死我了。”

说罢嘴唇还轻轻擦过白曜隆的脸颊。

白曜隆整个人都呆滞了几秒,阿之唱歌时候的配合都是不过脑的下意识。他第一次感受到,王昊撩人是没有下限的。谁知道这人还不知死活的第二次凑过来。用嘴型示意他走个全套。白曜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只有骨气对王昊说“对对对”,“好好好”了。

他们在台下一片尖叫声中走了个全套。

24



他们晚上去了Santa Monica的海滩,白曜隆说自己在这片沙滩上走了太多回,脚趾头都记住了这片沙滩的感觉。

白曜隆和王昊在沙滩上温柔地接吻。王昊感受到自己右手无名指上有凉凉的感觉:

“万万,搭伙过日子吧,很长久的那种。”

他听见王昊笑了,自己的无名指也有冰凉的触感。

两个人各自掏出另外一个自己挑的对戒,让对方帮自己套在另一只手上。可以说是珠光宝气很秀很real了。

白曜隆实现了目前人生第一理想。两个人被天席地在黑暗里的沙滩上温柔地做爱。白曜隆边耸··动边咬着王昊的耳垂,让他把白天演出时候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再说一遍。
王昊眼里溢出水气,贴着白曜隆的耳朵说:

“老公,你爽死我了。”

白曜隆很没出息地出来了。

25

白曜隆有些舍不得离开LA,他的理想生活灵感大多来源于此,如今又在这里一一实现。
虽然不用早起赶飞机,他还是在日出前醒来,想去阳台等太阳升起。可是他一动王昊就翻了个身,手指还抓着白曜隆的衣角。

白曜隆注视着王昊的睡颜,重新缩进被窝躺好,倾身亲了亲他的额头。

我喜欢加州的阳光,更喜欢你。


END
—————————————————————




我写的都是我所理解的百万。
个人极喜欢LA,算是满足执念吧。
今天看到所有人在美国都那么开心也很高兴啦

谢谢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这对于写文的每一个天使都是最大的鼓励。
祝所有人一切都好。

评论
热度(471)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