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希望他们一直一样

一只橘子: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白曜隆X 王昊


 




*除了人物都是假的


*最近都在写带孩子凑个热闹


*ooc 锅我


 


 


 


王昊三十岁的时候,他们领养了两个孩子。


 


本来是只想领养一个的,借着给小孩子上音乐课的由头,看看跟哪个小孩儿有缘分。有个男孩子对钢琴喜欢极了,大家都跑去拿糖果吃,独他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按着琴键,还问教他们乐理的白曜隆,哥哥,你会不会弹这个呀。


 


王昊用袖子挡着脸跟白曜隆说小话,你觉得那个怎么样。


万万咱俩想一块去了,白曜隆说。


 


 


他们也没急,先去跟院长了解情况。院长是个善良人,看着他们欲言又止,白曜隆以为院长怕他们两个男人带不好孩子,耐心地保证说一定照顾好。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就是,这孩子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


 


这下轮到白曜隆和王昊无从开口了。


 


 


男孩儿是被警察送来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可惜遇上车祸,一个也没救过来。还有个小他一岁的小女孩,是同一辆旅游大巴上的。没有血缘关系,但父母出事之后都没有亲戚愿意养,都是可怜孩子。


 






“我们也没跟他说是他妹妹,但从来这到现在他俩一直挨着住,可能是因为大一点,昊昊有什么好东西会分给妹妹。”


 






昊昊,是那男孩儿的小名儿。


 


 




白曜隆听着难受,当即说两个都带回家吧。好在王昊还有理智,说要先问问,万一小孩儿觉得自己的爱被分了一半,可怎么办呢。


 






王昊独自走过去,摸出兜里分剩下的糖塞给小男孩,笑得一脸温柔。


 






“昊昊,愿不愿意跟叔叔回家呀?”




“妹妹也一起回家吗?”


 


王昊帮他剥开一颗放进嘴里,拍了拍他的头。


 


“嗯,妹妹也一起。”


 




然后王昊站在那,看着小男孩跑走,把手里刚拿到的玩具递给尚在喝奶的小姑娘,帮她举着奶瓶笑得单纯。


 




这孩子像白曜隆,王昊心想。


 




要准备的东西很多,王昊和白曜隆望着婴儿用品店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发愁。好在他俩别的不多嫂子多,几个女生打发他们站在一边,讨论起买粉色小裙子还是毛绒小短裤,最后决定都买。


 




衣帽间腾出来给哥哥住,妹妹的婴儿床暂时放在次卧,由奶奶带着。俩人计划着年底就换房子,怎么着也得一人一个屋,还得带个小院子,小孩儿得多晒太阳。


 






女孩儿取了名叫王语嫣,干爹李京泽给取的。原因是小姑娘刚抱回去的时候一群大男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动手抱,总觉得小姑娘细皮嫩肉稍微碰一下就要伤着,尤其是刘嘉裕,站在婴儿床前支支吾吾,说这,这咋这么像个汤圆。


 




王昊笑他,说到时候你有了女儿还敢这么说嫂子不打死你。


 






就李京泽,混不吝地,拿手指去戳小姑娘的脸蛋,一戳一戳,然后被小姑娘咬住手指,吃吃吃地笑。手指上沾满了口水,李京泽却还跟她对着笑,俩手把小姑娘拎起来,喊着来干爹举高高。小姑娘笑得眯了眼。


 




取名的时候七嘴八舌,王昊一拍板,就贝贝决定了。这个干爹沉迷武侠小说,想都没想就说得叫王语嫣。因为啥?因为有个好哥哥呗。


 




 


男孩叫白昊初,取了《昭夷子赵氏碑》里“请尔灵龟,永晏息乎浩初。”浩初二字的音,用了王昊的名字。


 






王昊说,不要求你成为什么样的人,只希望你长大之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受束缚,自由自在。






 


三四年的光景一晃就过去,哥哥的性格愈发像白曜隆,开朗,宽阔。虽然偶尔调皮,但心里很是有规划。音乐上也有天赋,几个干爹轮着教,起初还担心给孩子带偏了,万一人家喜欢古典乐怎么办。没想到跟着干妈学了几天古琴,最后还是跑去跟干爹听黑怕去了。


 




 


 


女孩儿倒是像王昊,不爱说话,喜欢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人家小女生都喜欢洋娃娃,她倒好,抱着滑板不撒手,王昊跟白曜隆水平都一般,最后还得李京泽陪着玩。


 




 


每次李京泽开玩笑说要不跟干爹回家吧,小姑娘都摇摇头。问了几次才肯开口,指着旁边看热闹的王昊,说爸爸会想我的。


 




王昊眼眶一热,抱着女儿亲个不停。


 




再大一点就得上小学了,王昊起不来床,从来都是白曜隆起来做了早饭送到学校回来再喊王昊起床。有外地的活动就带着小孩儿一起去,就当公费旅游。




 


就一次,白曜隆飞机延误了没赶回来,王昊特地定了闹钟起床,带着儿子女儿下楼吃了早餐,走去学校。一路上两个小孩儿讲个不停,遇上了同学就喊,看,这是我爸爸。




路过小卖部,王昊问他俩要吃零食吗,白昊初一脸正直地摇摇头,说上课不可以吃东西的。王昊还是买了一堆塞满了两个小书包,说没事儿,你下课吃。


 


校门口有班主任在等,王语嫣抢先一步跑过去,说老师今天我爸爸起床送我啦。


 


“嫣嫣特别棒,爸爸也特别棒。”


 


王昊被夸得不好意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孩子进去,被好几个家长拉着聊天合影。一想到白曜隆每天早上都要经历这些,又不自觉地笑。


 




晚上白曜隆接孩子放学,回家看着王昊一脸嫌弃。


 




“万万你闺女最近在换牙你知不知道,你还给她买零食。”




“换牙怎么了,我闺女换牙也不耽误吃东西。是不是宝贝儿?”




 


王语嫣嚼着旺仔小馒头点点头,喂了王昊一颗。


 




“看我闺女多好。”


 




白曜隆算是知道东北姑娘为什么一个比一个厉害了,都是爹宠出来的。


 




红花会二十周年的时候,巡演第一站定在了西安。是个露天的舞台,那天阳光很好。该唱的都唱完了,王昊忽然躲进后台,不一会儿牵了两个小朋友出来。下面爆发了持续的尖叫,王昊食指抵在唇上,比了个嘘。


 


没放伴奏,四个人一起唱了首歌,其他人给压的韵脚。唱完刘嘉裕问好不好听,下面都喊好听,刘嘉裕一高兴,泼了瓶水。


 




没想到水洒了一点在王语嫣的裙子上,白曜隆不知道从哪找了把水枪递给她,就看见K9999弹壳 AKA大官人,被一小姑娘拿着水枪在舞台上追着跑,又不敢还手。


 


白曜隆跟王昊牵着手坐在舞台边上,看着下面耀眼的红,姑娘们有年轻的,也有陪着他们一直走到现在的。




 


那边李京泽教白昊初拿着麦喊,黑怕不怕黑。




 


这是红花会。




————————————————————————————




日子还长,咱们慢慢来。





评论
热度(708)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