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百万】家

温柔死了

宫南先生:



你们温柔至极。



你把卷子揉成一团,随意的塞进包里。



老师把你喊到了办公室,说要请家长,你求老师“别呀,别请家长,啥都好说。”



老师看了你一眼,说那好吧,让你家长在卷子上签个字。



你拿着卷子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垂头丧气的,数学30分,虽然你成绩每次都不好,但是这次考的也太低了。



回去怎么和万万和老白解释啊,操!



你坐回座位,一节语文课上都在想编什么理由说给万万老白听。



你想,你就说你考试的时候在睡觉。



那万万肯定会说“睡觉?考试你睡觉!”老白总是帮着万万说话,肯定也会说,不行。



你想,你就说你不会写。



那老白肯定会说“不会写?你不知道抄别人的啊!”万万肯定会一巴掌拍到他头上,说教儿子啥呢,然后说自己上课不听讲,不行。



你想来想去都不行,卷子撕了一半停了下来。下课放学了,唉,不管怎么样还是得面对不是?



你叹着气走出校门,连隔壁班的小花姑娘都没有等。



你看见老白来接你,“咋啦,怎么不开心?”你叹了口气,白曜隆蹲下来和你视线齐平,“老白,你会打我吗?”



“我?我不打你。”白曜隆拿走你的书包挎到自己身上,“那你能保证万万不打我吗?”你拍着白曜隆的肩膀摇着头,一脸生无可恋。



“我不能保证万万不打你。”



“唉,人生啊。”你的手被白曜隆牵着,他开的车每次都能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你老是说他太浮夸,可是万万和老白都说,“我儿子!得有排面知道吗!”



排面?你们会因为排面不打数学考了30分的我吗?不会。



一路上你忐忑不安,想着怎么先和白曜隆开口,老白的情绪好稳定哄几句就好了,然后再让老白去稳定万万的情绪。



你觉得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老白?”正好他的手机想了,他看了一眼,是老师发的短信,说考试的卷子发下来了,要家长签字。



“白日天,你考试了?”“什么日天!你不能好好喊我名字吗!白昊,谢谢。”白曜隆笑成了高压锅,“那白昊小朋友,你考试多少分啊?”



你深吸一口气,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躲不过啊。



“三十。”



“什么玩意?”



“三十!三十!三十!听清楚了没?”



白曜隆回头看你,你给他了一个确定的眼神。



“我这下是真的不能保证万万会不会打你了。”



“日天小朋友,你好自为之。”



“???老白你不是我爸爸吗!你不保护我吗?!”你拿着餐巾纸挥来挥去,故意擦了一把眼泪。



“万万也是你爸爸啊!我能怎么办啊!”



你坏笑了一下,“老白你家庭地位不行啊。”



“闭嘴。”



你把卷子从书包里拿出来,展平,你想着要不给三舔两笔变成八,过了会又觉得不行,要是被发现就屌了。



你还在纠结,车已经停在了家门口。



白曜隆给你开车门,蹲在你面前,很严肃的告诉你“白昊,你最好还是主动和万万说。”



“老白,你是想让我死吗???”



傻,他怎么舍得打你。



最多diss你,嘻嘻。



你回家的时候万万在睡觉,白曜隆去房间看了一下,对你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万万在睡觉。”



你小声的耶了一声,悄咪咪的溜到万万和老白的房间去看,万万睡得很熟。你蹑手蹑脚的过去,把万万的被子往上盖了盖,他黑眼圈又重了一些,你知道他最近总是睡不好。



“万万,辛苦啦。”



你走近床边,微微屈膝,在万万额头上亲了一口。



“老白,咱们俩今天这事不告诉万万行不。”



白曜隆蹲下,摸摸你的头,把你发型弄乱了。



“不说可以,那你下次得考个80回来,成不成交。”



你觉得老白真他妈坏,还带讲价的。“好。成交!”



房间里万万在喊你,“白昊!?”,你快步走过去,“万万你醒啦。”,你见他醒了,把拖鞋一拖就爬上床,整个人趴在他怀里。



“起来,贼沉了。”他说着却把你抱的紧,你总是爱和他撒娇,跟着白曜隆喊他万万,跟着你红花会的哥哥们喊白曜隆老白。



“万万,我们等会出去吃好不好呀。”



白曜隆靠着门边,看着你和他闹。



万万看了一眼白曜隆询问他的意见,“你愿意就行。”



老白,你媳妇愿意就可以了?请问这种家长在孩子面前秀恩爱的行为有没有惩罚?



你从万万怀里起来,捧着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老白撸着袖子过来“嘿,小兔崽子你干嘛你的!”



“略略略,我喜欢万万!你是老兔崽子!”你抱着万万,对老白做鬼脸。



晚上老白开着车带你和万万吃火锅,趁万万去厕所,老白威胁你,“白日天!你不准离万万那么近!”



“?what我是万万儿子!”



“你也是我儿子!”



“哪有你这样的爸爸!”



“哪有你这样的儿子!”



你觉得老白年龄比你还小,不懂为啥万万就和他在一起了。



“你连你儿子的醋都吃!你像爸爸吗!”



“我!”



老白的话还想说,万万回来了。“白昊,洗手去。”你瞪了一眼老白,乖乖去洗手。



老白气的想和万万告状,没想到万万说“你就帮着他瞒我吧。”“啊?瞒你啥了?”



“我他妈真是。家里一个大孩子,一个小孩子。”万万戳着年糕,等它冷,被老白夹过来放到自己碗里,给他了个被自己吹冷的。



你口味和老白很像,偏甜口,万万特意给你点了个甜品,老白还要跟你抢,没点样子。



你护着甜品不给他吃,老白丧着脸问万万怎么不给他点,“你最近牙疼,还吃甜的!”



“嘻嘻,万万真好”



晚上天气有些凉,你衣服穿的不多,火锅店里停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老白抱着你,把你裹紧衣服里,万万跟在老白身后挡风。



你觉得真好,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万万和老白在弄歌,你听他们打电话给贝贝,“老贝啊,明天你来一趟,我给你上次找我的东西”



你兴奋的不行“呀!京泽哥哥要来啊!那二喜妹妹会来吗!”



万万挂了电话摸摸你的头。“你京泽哥哥明天来不了,你二喜妹妹生病了,他得在家。”



“那他带着二喜妹妹来嘛,我替他照顾二喜妹妹,让老刘一个人在家!”



老白拍了一下你的头,说你忒坏。



明天是周末,你拉着万万陪你看动画片,你和他看火影忍者,他告诉你“雏田可是你爸爸以前的梦中情人。”



你悄悄的问他,万万那你为啥会和老白在一起啊,万万告诉你,因为老白也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噫,大人的世界啊。



你困了,靠在万万身上睡觉,万万怕惊醒你,就任你靠在他身上。



“我把他抱到房间去。”老白指指万万身上的你。



把你抱上床你裹着被子就睡了。



你听过万万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在孤儿院,他一眼就看到了你,说你当时啊躺在床上睡觉,其他孩子哭的不行,就你睡得安稳。



他当时就和老白说要领养你。



“好啊。”



然后你就被他们带回了家,你第一次喊爸爸是对着万万,为这件事老白难过了一个月。



你那个时候小,不记事,但是听万万提起的时候总是看他笑。



你觉得你应该是给他带来快乐的,这就够了。



门悄悄被老白关上,“晚安,白昊小朋友。”



沙发上万万也累了,“来,我背你。”老白在万万面前蹲下。



“走着。”万万也不客气,趴上白曜隆的背。



“万万,辛苦啦。”



“不辛苦。”



哪里辛苦,我得感谢这个世间。



给我了一个白曜隆,后来又给我了一个白昊。



很幸福。

评论
热度(56)
  1. 陈泽森宫南 转载了此文字
    温柔死了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