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森

别靠近我。

今天最后一科英语提前交了卷,出来看见了好多初中同学,很多人的面孔已经不熟悉了,名字也往往只在嘴边打了个转儿就吞了回去。也可能是他们的变化太大了,毕竟都两年了。叫得出名字的意外的是之前没有很熟的但个人风格特别突出的,几乎是第一眼我就认出他来并下一秒叫出名字。
以前就看NBA打篮球的假小子留了长发,特别温柔特别绅士的男生还是会笑吟吟的听我说话,之前个子没我高还有点小胖的男孩子比我高了个头,我没能认出他来他还很伤心地一再确认“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还没打结束铃教学楼前警戒线还没撤,好多的人聚集在这儿,我和他们并排站着,大家围成个圈儿,他们互相聊着近期的事,或者考试的题目。我插不上嘴,可我就是觉得很难过。
同一楼层的考场看见有个跟我有同款aj黑红脚趾的女孩子,穿着黑色的长裙子。我路过他们考场的时候匆匆瞥了一眼,没有看见脸,在楼下又遇到了,才发现那是我小学玩的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她好像没什么变化,只是感觉没有之前那么活泼了。
我想过去跟她打招呼,但她一直在跟朋友说话,我又很不好意思去打扰她,犹犹豫豫了半天。朋友过来找我,我跟她说“我看到了我小学同学,她跟我同款的aj1”
朋友听完说“XXX吗”
“哇你知道她吗”
“我听你说同款鞋就想到她了,我也看到了”
觉得好有趣哦,现在的朋友和之前的朋友认识,而且我只是提了一句她就猜到了。
到最后我也没去找她,回了家给她发微信说看到她了,再问她是不是穿的aj1。她还没回我。我跟她上一次见面是五年前,上一次微信聊天是三个月前,上一次赞她动态是两个月前。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
这种重逢的场景真的让我感觉好难过,难过的想直接融化掉。明明以前那么要好,大家一起去疯,一起去画画,一起去逃课,一起在2014年的夏天疯狂的追世界杯,一起去电影院刷小时代四然后哭的泪流满面大叫着“时代姐妹花,永远不分家”,一起去网吧然后碰上警察查违纪被网管赶出来…好多好多的事情我都没忘掉,只是陪我做那些事的人不在了,我们也都回不去了。
上车之前我对朋友说“XXX是我小四五六最好的朋友,她之前是曦曦,她之后是阿欣和阿朱,而我的高中就只有你啦。”
朋友捏着我的脸,对我说,不只高中哦,你以后的大学生活里也要有我啊。
真好啊,有人愿意在忙碌的生活里匀出一点空地给自己,你的空地加上他的空地再加上我的空地,足够种几束野蔷薇了吧。说不定还能种上向日葵呢。
我最喜欢花了啦。

评论
热度(1)

© 陈泽森 | Powered by LOFTER